苏浅笑的眉眼

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喻黄】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

甜。黄少天生日贺文。
求婚梗+一辆独轮车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望轻喷。
  当被推到墙角被强硬的扩张时,黄少天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他脸贴着墙壁,下颌骨嗑的有点疼。听着身后的人火热的鼻息喷到耳际——“—……放松一点,少天。”明明前一秒他记得还是柔情蜜意的求婚(嗯?),怎么下一秒就急不可耐的滚到一起了?……
   ——
  今天是黄少天的生日。
俱乐部里一群人欢欢闹闹庆祝完毕后,都心照不宣的把时间留给他和喻文州。正副队长的关系差不多是联盟里半公开的秘密,黄少天至今还记得喻文州拉着他向其他人出柜时,宋晓和郑轩相视一笑,那挤眉弄眼的夸张表情,就差互相拍肩“我说怎么着,他俩果然有奸情吧”。……
   正值盛夏,黄少天看着从手指缝隙里漏下的阳光,抬头喻文州就走在他的前面,挺拔的背影在斑驳的树影里显得真实却又模糊。正这么瞧着,前面的人回过头眉眼带笑:“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他细密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眼眸里星星点点全都是宠溺。
   “我在想你的生日礼物还没给我。”……唉?不过脑子的话脱口而出,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没有啦队长,我这绝不是暗示你我生日都过去了三分之二你还没有把理我给我啦作为男朋友是不是不称职 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对吧?”说到这他也想起来这件事,趁进了电梯四下无人去闹喻文州,把他禁锢在电梯一角,一脸的恶霸调戏良家妇女。
  “……噗”喻文州眼中的笑意更甚,抬手揉了揉他细细绒绒的头毛,看他因为这个动作迷了眼,配上蓬松的刘海儿活像一只炸毛小动物。“那你可是冤枉我了呢”,说罢他开门进屋,走向卧室,留黄少天独自在玄关慢悠悠换鞋。
“嗯,是有样东西想交给少天。”
这么正式。?黄少天有些疑惑,刚想开口询问,就看到自家队长转身弯腰从自己的抽屉下层拿出了一个黑色丝绒的小盒子。
    心跳猛的加快一拍。
像夏日的果汁里被猝然戳破的爆珠,酸甜的汁水淋漓四溅,禁忌的情感柔软满溢,翻涌着想打翻这碗柔情蜜意。
但说出的话却是“咦?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他对上喻文州漾满笑意的眼睛,一句话的尾音被轻柔的夏风牵引着带走了。
    他的眼眸里有片蔚蓝的海。这片海今天颇有些不平静。黄少天就站在沙滩上,望着浪潮远远的涌来。平素里轻柔缱绻亲吻脚踝的海水此刻汹涌着越来越近。
  霎时间淋个通透。
  清爽而丰盈,措手不及却又酣畅淋漓。
黄少天突然有种预感。他看着对方的动作,摆正,拆封,打开盒子,把它推到自己眼前。
——果然。
  展现在自己面前的,被午后阳光折射出淡淡光泽的——一枚男戒。
  铂金带着碎钻的简约样式,和挑选的人的性格都很符合。
  但是,在这本该是大吃一惊或者慎重考虑的时刻,他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按理来说不应该是男生送给自己女朋友(未婚妻)的吗?那样我岂不是很吃亏?”
  ——如此脱线的想法,以至于他(貌似)愣在了那里,破天荒的沉默寡言。
   直到前面的人看出他的走神,欺身凑近了去吻他的嘴角,攫住他的下唇舔了一下,又一下,像是在品尝美味的棒冰。“怎么不说话?嗯?……”他用气声把这句话吹到对方耳边,看着渐渐染上窗外晚霞颜色的耳根,……“嫁给我?”说罢就把头埋在黄少天颈窝咯咯的笑。
   ……靠。“喻文州你!……又占老子便宜……”黄少天嘟嘟囔囔得低下头去和他接吻,意乱情迷中开始手忙脚乱的脱对方的衣服。
——点我!
……
  最后两人从黄昏折腾到半夜,清洗时差点又擦枪走火,黄少天有先见之明的快速逃离了作案现场。 喻文州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就看到黄少天低头注视着手上的戒指出神。
当然了,那是意乱情迷时他给对方带上的。
  “不管训练还是比赛,手上带首饰总是不方便啊。明天配条链子挂脖子上吧。”他听见黄少天开口道。
  “……?”这个回答使喻文州笑出了声,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悸动,就想过去抱自家副队。
   黄少天还被白日宣淫弄得身心俱疲,狐疑地望着他做出拒绝的姿态。
   “那么,我这就算求婚成功了?”喻文州摆手表示不动他。又紧贴着他坐下,玩起对方的手指问道。
   “这个还挺贵的吧,我就暂时保管了。”黄少天捏着戒指想,怎么自己一大男人被求婚这心理接受度这么高呢?难道真的是稀里糊涂又和喻文州打了一炮的关系?……
  他又看向对方上扬的嘴角,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温柔。在这个夏日的夜晚,有蝉鸣不息。流云四散,露出半个月亮的脸。黄少天晃神。自己和他相识相知相爱,都好像是在这样的夏天。七年前的树叶早已零落成泥,但是他清晰的看见对方灼热的目光仍在枝条上缠绕。
  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之后暮暮有相逢,温柔一晌,不惶岁月长。
——end——撒花🌸🌸🌸🌸感谢看到这里——祝黄少天生日快乐!❤️❤️❤️❤️
  
 
 

贡献点热度。腿一张小哥。